行业新闻

未来的知识工人与腾讯EC整合企业流程间的关系


        彼得杜拉卡(Peter Drucke"是第一个探讨组织信息化的 人,他注意到二次大战后的工业经济产生了一个新现象——即 所谓的“知识工人”兴起(1969年)。1950年,美国只有15% 的高等教育人口,到了 1975年,这数字已经变成52% o美国总 统柯林顿更宣称到了 21世纪初,美国要做到想念大学的人百分之百就学。当工人的本质完全改变之后,组织工人分工合作的 组织结构也必须彻底改造。随着知识工人“闹独立”、“搞自 主",不肯再当生产线上的机器人,拒绝从事精细分工后完全看 不到成品与工作成果的工作,而要求工作的自主性、尊严性, 以及弹性的工作时间、有趣的工作内容、有成就感的工作成果; 甚至还要求在家上班,外包工作,并发展属于自己的事业,或 在公司内“创业”,有的更成为完全独立的外包商。
        彼得杜拉卡指出这种知识工人组成的组织,必然不同于以 往各司其责、统筹监督的“棒球队”型科层组织,而是像交响乐团,每一个成员都是弹奏某项乐器的专家,乐团指挥在相关 领域上别说指导控制,甚至毫无置喙的余地。乐师们在演奏时 各自发挥,却在一张乐谱与指挥的棒下协调合作,一起演奏出 美妙的乐曲。医院则是另一个典型的“知识性组织”,医院内的 主要工作人员都是受过长期训练的一方专才,大家凭着专业训 练的素养,在共同的救人理念以及医院的作业准则之下,不需 要监督控制便可以自动自发地做好分内工作,并整合分工成为 完整的医疗流程(1993年)。Wayne Baker称这样的组织为“圆 桌武士型”,以别于科层组织的军队型态;一群圆桌武士各怀绝技,在亚瑟王的卓越领导下,为一个共同目标自动自发地一起 奋斗,而不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的蚂蚁雄兵(1994年)。
        但是要如何整合这些独立不受监控的知识匸人的工作呢? 拜信息科技之赐,使得这种组织逐渐成真。未来知识工人可能 不会是拥有一个工作,固定到某个地方准时上下班的工人,而是拥有一纸“工作目录” 张能做的工作“菜单”,自己在市场上寻求买主的“小头家”(Handy, 1990年)。自60年代以 来,全美的营业单位自1958年的1050万个,扩充成为1980年 的1680万个,远远快过人口成长率。在9600万个家计单位中, 每6个美国家庭中就有一个是当“头家”的(Intemal Revenue Service, Statistics of Income)o这些企业单位中大多数是一、二 人的小公司,900万是一人公司,100万是合夥事业,70%是年营收在5万美金以下的小企业,有560万家公司的办公室就在 家里(Eirch, 1987年)。另外,美国在90年代初已经有370万 的SOHO族(在家上班者),在870万的兼差者中又有三分之一 在家工作(Deming, 1994年),据估计到了本世纪末,会有 1000万至2000万人成为SOHO族(Robbins, 1989年)。靠着网 路串连他们的工作,自雇者与SOHO族成长速度惊人。过去的通讯科技与未来的信息科技是找到他们、连络他们,并整合他们的工具,网路化的组织最能适合他们的工作型态。
         信息化组织的第一个特色是专业人才之交响乐团型组织的 特质,为了满足知识工人的心声——独立作业或外包工作,工 作必须被重新设计,企业再造应运而生,要把从前过分细密的分工,只能在生产线上整合的工作设计重新缝合在一起,使之 成为个案型,适合于外包的“腾讯EC整合型企业流程"(Integrated Business Process, Hammer and Champy, 1993 年)。


再一次了解: 未来的知识工人与腾讯EC整合企业流程间的关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