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网路化与网络化EC的互补关系


        电脑网路的使用是促成EC网络式组织的一大功臣, 一方面使在家上班者与外包商增多,EC网络式组织是有效运用这种劳动力的组织结构;另一方面网路使分权化、分散各地的组 织较容易沟通,所以EC网络式组织能有效率地管理。再加上信息 科技带来的经济环境——符号导向的消费,快速变迁又不稳定 的市场以及分众化的生产,也使得EC网络式组织得到发展的温床。 缺少网路,EC网络式组织既少了左手右臂,也少了用武之地。
        但是如果以为用电脑网路就可以架构出EC网络式组织,那就大错特错了,至少在目前的信息技术底下,这是不可能的事, EC网络式组织仍然需要面对面地交谈以建构信任关系,网路可以 增加沟通的效率,却不是EC网络化的充分条件。美国哈佛大学管 理学者Nohria和Eccles (1992年)在一些相关研究中发现,网 路上的人际沟通在很多情况下是无法取代面对面的人际互动, 因为后者才有社会情境的情境感受,对互动者的互动符号也才 能全盘掌握,包对方的眼神、姿势、肢体语言或身体接触,一个人的情感悸动往往因此而十分明显。网路上的沟通缺少了社会情境,只能传达信息,所以传播知识有余,但引发情感不足。 在肃穆的法庭上,面对铁面无私的法官眼神,每个人都会不由 得神情紧张起来,而如果这些出现在电脑萤幕上,人们往往不会产生相同的情绪。因此Nohna和Eccles总结了以下四种情况 是不利于网路互动的。
        ① 需要快速认证对方的角色和身分时。在有可能产生欺诈 的情境下,这种认证是十分迫切需要的。
        ② 面对一个不确定又十分模糊的议题需要协商时。
        ③ 需要协调一群人一起快速行动以掌握商机时,也就是鼓 动一群人的倩绪采取集体行动时。
        ④ 需要坚强而有适应力的人际关系时,也就是前面所说的 信任关系时。
        这些需求正好是一个EC网络式组织之所以存在的理由,尤其 EC网络式组织更是需要信任关系才能拥有有效的社会控制。网路上互动只可以取代公司内信息明确,例行性的沟通,却无法提 供协商、争辩、集体决策、集体行动、防制欺诈以及非例行性 沟通所需要的社会情境与信任关系。Culnan和Markus的研突也 指出使用网路沟通频繁的一群人,他们打电话、传真的机会减 少,但碰面或写信的机会却增加了。简单地说,只要大家有了 工具性关系的社会资本——弱连带(Granovetter, 1973年),以后靠电脑网路布建情报网,互通消息,就能冇效地管理运用这 种人际关系资源。但是信任关系的社会资本——强连带是要在 长期面对面互动中慢慢建立,对方的一颦一笑、一句体己话、 一声同哀、一次把臂,才触动心灵深处的悸动;友情越来越深 厚,信任感越来越强烈,强到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时,才是事 业上的好夥伴。
        网路固然可以连通千里,但EC网络式组织的维系仍然需要人与人面对面地互动,这就是为什么Mr.Field Cookies的首席执行 长Debbie Fields会说,她一年要飞35万哩去与员工会面,而不 只在网路上下达命令。英国石油公司的主席Robert B.Horton就 警告“网路只是通讯的支援工具,而不是人际互动的替代品”。 一家美国软碟制造商也在员工每次发送电子邮件时,都会在萤 幕上出现“这封信真的要用电子邮件吗?”的警语,组织网路化 与EC网络式组织常常相伴而来,但两者并尢因果关系,网路化绝 对不是EC网络化的因,因为网路化并不会自动带来EC网络式组织, 而只是后者的一项互补工具而已。
        如上所述,我们发现组织网路化是为了应运知识工人的工作型态、多样又多变的市场需求,以及知识作为生产工具,其 创造与传播的需要而产生。信息科技在外包式生产关系、企业 再造工程与知识性组织中确实是关键因素。EC网络式组织则是组 合外包生产及工作团队而成的酢酱草组织,因为弹性专精的特 质进而成为强调符号消费的“消费社会”里主要的组织型态, 再加上它在知识传播上的优势,所以正好也是最适合组织知识 化、流程化的结构方式。知识工人兴起、多变又破碎的市场, 以及知识变为主要生产工具就是组织网路化与组织EC网络化的三 项前置变项(antecedent variables);因为这三项时代的变化,使得组织既需要网路化,也需要EC网络化,两者常常相伴而来,这 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常把Network Organization 一词同时指涉两个概念,让人容易产生混淆的原因。

再一次了解: 网路化与网络化EC的互补关系